微软CEO访谈:私人企业是有效分配资源的最佳机制

Partner    2020-02-18    384℃   本文共2779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7分钟。

北京时间2月18日午间消息,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执掌这家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已有六年,最近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详细谈到了科技在社会中的角色以及科技行业的未来。

以下是采访全文:

-信任问题

纳德拉:我同事(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写了一本名为《工具和武器》的书,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记住的巧妙隐喻。数字技术也许是我们所拥有的最灵活的资源。它可以是工具,也可以是武器。所以,让我们首先来谈谈作为工具的数字技术,以及它的功能。

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有三。首先,技术带来的经济增长是否公平合理?你不能仅让科技行业蓬勃发生;你需要发展所有行业。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之间的融合需要继续保持。

第二是信任。意外后果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隐私——你必须将数据和隐私权视为一项人权。网络安全——网络攻击造成的经济损失接近1万亿美元,受害最严重的是小型企业和消费者。作为技术供应商,我们是现场急救员。我们必须开发核心基础结构,甚至是工程流程,以确保人们对技术有更多的信任。

最后是可持续性。无视地球保护,增长和信任也就无从谈起。

问:话虽如此,但当消费者看到科技公司滥用他们的个人信息或得知他们曾是数据泄露的受害者时,行业又将如何重新获取信任?

纳德拉:很多其他行业曾经或多或少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们可以从中借鉴学习。比如,为什么我会信任所吃的食物和食品安全法律与法规?对我们来说,首先要做的是分配人才和资源,以便我们思考开发的技术可能带来的意外后果。

我们不妨以人工智能伦理为例。你正在引入一种模型,比如,建立在人类语言基础之上的模型。基于训练的数据,这个模型将会形成一些偏见。防止偏见产生的第一道防线是在一开始就由多样化的团队来训练这个模型。我们不能放弃控制权。那么我们是否有内部流程来确保团队的多样性呢?我们有执行安全代码的工程流程——那么执行安全道德的工程流程是什么呢?

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工作。但是社会也必须制定出相应的法律和法规。两者的结合可以帮助我们信任技术。

问:食品行业的类比十分有趣,因为,和科技类似,食品也影响着所有人。不仅如此,也因为是厄普顿·辛克莱尔(Upton Sinclair)出版的《丛林》一书引起的轰动才说服美国人,我们需要食品安全法规。我们的科技界是否也需要类似的东西来唤醒我们,做出改变吗?

纳德拉:希望不是这样。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技术无处不在的世界里。深深嵌入我们的生活、社会和经济中。

-(经济)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问:你觉得应该如何监管微软?

纳德拉:我们不能等监管机构行动起来——所以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监管自己?以《通用数据管理条例》为例,我们遵守该条例,并且,更重要的是,我们还需要重视数据权利,并让数据权利在全世界得到保障。因为在美国,我希望会有更多围绕数据隐私的联邦监管机构,以及可以遵守的法律。

问:我一直在想私营领域在社会中起到的作用。一家现代科技公司的影响范围广泛且深刻。对社会弊端,你怎么区分政府责任与微软责任之间的界限?

纳德拉:这是一个好问题。我很喜欢牛津大学经济学家柯林·梅耶(Colin Mayer)的定义:公司的存在是为了创造有利可图的解决方案,以应对人类和地球面临的挑战。我相信,私人企业作为一个社会机构,是我们可以用来有效分配资源的最佳机制。但是,私营领域也需要监管,以确保这些私人企业确实在创造解决方案,而不是麻烦。以及,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症结所在。

你的核心业务模型必须要与周围环境保持一致。你不能一边致力于ESG事业(环境、社会和治理),一边又与世界背道而驰。这是不可接受的。每晚入睡前,我都在想,如果微软做得足够好,我们就可以帮助小型企业提高生产力,或帮助大型公司让他们的雇员更有竞争力。说实话,正是这一点,让我有机会在全球经营业务。如果不是这样,谁会欢迎一家跨国公司在他们自己的社区内经营呢?

接着你还得考虑自己的义务。在微软,我们有全职员工,也有非全职的。非全职的人员无法享受与全职员工同等的产假政策,但他们仍与我们并肩作战着。因此我们想,“你知道么?我们会出钱给他们提供这些福利。”同样的还有中低收入住房。我们需要各层收入的人员。他们不能为通勤所累。所以,在获得股东许可的情况下,我们使用了部分资产负债表上的资金。这与传扬美德无关。这是符合我们长期股东利益的实际义务。

问:不过我仍然不太清楚你如何区分公司责任与政府责任的界限。让我们回到产假这个话题。尽管有这个经济实力,但美国仍是发达国家中不提供联邦带薪产假的国家之一。私人公司提供福利自然是好的,但难道这不应该是一项国家政策吗?

纳德拉:没错。我很欣赏的一项美国立法是《美国残疾人法案》。对残疾人来说,这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对此我个人也深有体会(注:纳德拉有三个孩子,一个儿子患有大脑性瘫痪,一个女儿患有学习障碍)。这是开明政府为大量需要服务的公民应做的事情。这不是哪一家公司修建轮椅坡道的事情,这是每个人都应该让残疾人有可能充分参与到我们经济中的事情。

作为一名美国公民,我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类似的决策、法规或政府项目。民主流程可以促成这些。这不是某个首席执行官随心所欲的癖好。作为一家跨国美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我感到敏感一件事是,在我把所有义务移交给政府之前,我们首先应该怎么做?

-云服务之外

问:让我们换个话题。2016年,我们报道你的时候,微软股价正处于历史高位。如今,微软的股价更是那时候的三倍。你大力投资了云服务。事实证明,你是正确的。但是云服务的爆炸性增长正开始放缓。那么,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纳德拉:计算正深入到人、事情、地点等方方面面。经济中的数字化正在大范围进行着。而我们仍处于起步阶段。科技行业的生产值仅占GDP的5%,未来将会达到10%。但问题是,剩下90%的GDP跟科技有什么关系?我不需要寻找下一个计划。我只需要看看我们眼前发生的一切。我们在精确农业中在做什么?医疗结果如何改善?电商和零售业如何变得更加个性化?以及银行如何更加普惠?

问:对你而言,这都跟技术应用有关。

纳德拉:是的。这些技术有一个安装阶段,接着是部署阶段。在未来十年中,我期待软件和数字技术,能像电能一样,为每个行业提供帮助。我们是一家平台公司。稳定平台的核心规则之一就是,平台之外的价值必须大于平台之内的价值(注:相比提供商品或服务创造的价值,成功的平台公司通过促进商业创造更多价值。)。

问:六年前的今天,公司宣布任命你为微软第三任首席执行官。自那之后,你收到的最糟糕的建议是什么?

纳德拉:回想过去,认为曾经的成功因素,可以带来新的成功。但事实并非如此。历史会给你当头一棒。这是我的想法。你必须拥有不断学习的心态。没有一成不变。没有天赋神权说因为你成功了一次,就可以保证你继续成功。

问:过去的表现并不能保证未来的结果。

纳德拉:就是这样。(小白)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资源,由 蓝魅社区 整理汇总,如有侵权请您与客服联系删除!
其他声明:如未标明出处,所有文章均为蓝魅社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感谢您支持。

低至¥9爆款产品限量抢!

阿里云*云小站 | 上云优惠聚集地 | 领取限量云产品优惠

立即抢购